以墨

愿你去往之地皆为热土,愿你所遇之人皆为挚友。

女王与魔镜

城堡里有一面魔镜,魔镜里住着一位无所不知的妖精。每一位公主加冕为女王当天,都要画一个特别的妆容,到魔镜前完成仪式,成为魔镜妖精的主人。
这一年,即将继位的公主非常叛逆、对什么妖精不屑一顾。加冕当天,她不情不愿地走到魔镜前,拖着长腔问镜子:“魔镜魔镜,我是谁?”
镜子里浮现一个美丽女子的脸,她说:“你是我的主人。”
“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“阿叶尼迪。”
阿叶尼迪是那位讲魔镜带回城堡、并将魔镜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女王的名字。所谓的仪式,不过是欺骗魔镜自己就是阿叶尼迪,以此来获得妖精的忠诚。
新任女王心中冷笑:这妖精连我是不是阿叶尼迪都不知道,还有脸自称无所不知?在我之前的女王总是十分依赖这面镜子,大小事宜都要征询镜子的意见……统率这个国家的究竟是镜子还是女王?
想到这里,新任女王决定破坏仪式,她对镜子摇摇头说:“这不是我的名字。”
镜子里的美人眨了眨眼,她抬头端详新任女王,表情有点困惑。
新任女王抽出剑,她说:“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,说明你并非无所不知。你没有价值,我要毁掉你。”
镜子里的美人闻言轻笑,目光流转,她轻声说:“好吧,你是德肯伊尔。”
女王愣住。
镜子里的妖精对她说:“前一任女王也不是阿叶尼迪,她是加勒慕德…阿叶尼迪早就死了,后来的每个人都只是化与她一样的妆容来骗取我的效忠。”
“你都知道?那你为什么始终留在这里?”
妖精轻声笑,她说:“为了反复温习阿叶尼迪的容颜啊……真的不在了,每隔几十年能看见到假的也好。我有无穷无尽的寿命,却没无穷无尽的记忆,我怕离开这里,会逐渐忘记阿叶尼迪的一切。”
女王有点动容,她问:“你爱阿叶尼迪?”
妖精微笑,她说:“我知道,你不会毁掉我了。”
女王没有毁掉魔镜,她在魔镜的帮助下治理国家。与之前的女王不同,她很有主见,虽然时常征求魔镜妖精的意见,却不被对方左右自己的判断。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女王当初的叛逆被打磨成睿智与宽容。她一直没有结婚,空闲的时候总是跟镜子坐在一起聊天说话。
女王问镜子里的妖精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结婚吗?”
妖精说:“我知道的,德肯伊尔。”
女王忧郁地望着妖精,她问:“我的愿望能实现吗?”
妖精说:“想知道你的真命天子何时出现吗,德肯伊尔?”
女王扭头看向窗外,不愿再面对镜子里的妖精。
从这天开始,她减少了跟镜子交流的时间。
一年后,一个英俊的贵族向女王求婚,获得了女王的芳心。他们结了婚,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,她将是城堡里的下一位女王。
这之后,德肯伊尔在丈夫和女儿的陪伴,魔镜妖精的辅佐下,成为一代贤王,顺遂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。
临终之日到来,她安详地靠在床上跟魔镜里的妖精聊天,她说:“你知道吗?我年轻的时候曾经爱慕你。”
妖精说: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曾发誓终生不婚,用尽一切手段来打动你……我曾幻想像阿叶尼迪一样得到你永恒不变的爱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可我现在很庆幸跟我的丈夫结合,很庆幸拥有我的女儿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希望你用心辅佐我的女儿,忠诚地守护她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女王德肯伊尔放心地合上眼睛,永远睡去。
葬礼之后,小公主加冕成为新的女王。她走到魔镜前完成仪式,甜甜地问:“魔镜魔镜,我是谁?”
魔镜中出现一个美丽女子的脸,她说:“你是我的主人。”
“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镜子里的妖精看着小公主的脸,似乎要找寻什么人的影子,她轻声叫:“德肯伊尔。”
城堡里有一面魔镜,魔镜里的那位妖精,她什么都知道。

《女王与魔镜》

城堡里有一面魔镜,魔镜里住着一位无所不知的妖精。每一位公主加冕为女王当天,都要画一个特别的妆容,到魔镜前完成仪式,成为魔镜妖精的主人。
这一年,即将继位的公主非常叛逆、对什么妖精不屑一顾。加冕当天,她不情不愿地走到魔镜前,拖着长腔问镜子:“魔镜魔镜,我是谁?”
镜子里浮现一个美丽女子的脸,她说:“你是我的主人。”
“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“阿叶尼迪。”
阿叶尼迪是那位讲魔镜带回城堡、并将魔镜一代代流传下来的女王的名字。所谓的仪式,不过是欺骗魔镜自己就是阿叶尼迪,以此来获得妖精的忠诚。
新任女王心中冷笑:这妖精连我是不是阿叶尼迪都不知道,还有脸自称无所不知?在我之前的女王总是十分依赖这面镜子,大小事宜都要征询镜子的意见……统率这个国家的究竟是镜子还是女王?
想到这里,新任女王决定破坏仪式,她对镜子摇摇头说:“这不是我的名字。”
镜子里的美人眨了眨眼,她抬头端详新任女王,表情有点困惑。
新任女王抽出剑,她说:“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,说明你并非无所不知。你没有价值,我要毁掉你。”
镜子里的美人闻言轻笑,目光流转,她轻声说:“好吧,你是德肯伊尔。”
女王愣住。
镜子里的妖精对她说:“前一任女王也不是阿叶尼迪,她是加勒慕德…阿叶尼迪早就死了,后来的每个人都只是化与她一样的妆容来骗取我的效忠。”
“你都知道?那你为什么始终留在这里?”
妖精轻声笑,她说:“为了反复温习阿叶尼迪的容颜啊……真的不在了,每隔几十年能看见到假的也好。我有无穷无尽的寿命,却没无穷无尽的记忆,我怕离开这里,会逐渐忘记阿叶尼迪的一切。”
女王有点动容,她问:“你爱阿叶尼迪?”
妖精微笑,她说:“我知道,你不会毁掉我了。”
女王没有毁掉魔镜,她在魔镜的帮助下治理国家。与之前的女王不同,她很有主见,虽然时常征求魔镜妖精的意见,却不被对方左右自己的判断。
时间一天一天过去,女王当初的叛逆被打磨成睿智与宽容。她一直没有结婚,空闲的时候总是跟镜子坐在一起聊天说话。
女王问镜子里的妖精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结婚吗?”
妖精说:“我知道的,德肯伊尔。”
女王忧郁地望着妖精,她问:“我的愿望能实现吗?”
妖精说:“想知道你的真命天子何时出现吗,德肯伊尔?”
女王扭头看向窗外,不愿再面对镜子里的妖精。
从这天开始,她减少了跟镜子交流的时间。
一年后,一个英俊的贵族向女王求婚,获得了女王的芳心。他们结了婚,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,她将是城堡里的下一位女王。
这之后,德肯伊尔在丈夫和女儿的陪伴,魔镜妖精的辅佐下,成为一代贤王,顺遂地度过了自己的一生。
临终之日到来,她安详地靠在床上跟魔镜里的妖精聊天,她说:“你知道吗?我年轻的时候曾经爱慕你。”
妖精说: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曾发誓终生不婚,用尽一切手段来打动你……我曾幻想像阿叶尼迪一样得到你永恒不变的爱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可我现在很庆幸跟我的丈夫结合,很庆幸拥有我的女儿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希望你用心辅佐我的女儿,忠诚地守护她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女王德肯伊尔放心地合上眼睛,永远睡去。
葬礼之后,小公主加冕成为新的女王。她走到魔镜前完成仪式,甜甜地问:“魔镜魔镜,我是谁?”
魔镜中出现一个美丽女子的脸,她说:“你是我的主人。”
“呼唤我的名字。”
镜子里的妖精看着小公主的脸,似乎要找寻什么人的影子,她轻声叫:“德肯伊尔。”
城堡里有一面魔镜,魔镜里的那位妖精,她什么都知道。





转自weibo